公司新闻

海口丨尝一口舌尖上的“火山灰”。

海口丨尝一口舌尖上的“火山灰”。

它,黑得发亮。

一出现海南冬交会上,便备受市民、客商的追捧。 这不禁让人好奇,看似普通的黑豆,到底有什么“魔力”?孙长文摄万年前的火山喷发,距离海口市区16公里的石山镇,方圆数十里遍布火山岩。 经年累月,火山岩经过风化作用,形成富含矿物质与微量元素的土壤,使石山人在稀缺的土壤环境下,仍能种植出宝贵的食物——石山黑豆。 孙长文摄这是矿物质群,孕育出来的万物精华。 也是大自然对火山人家的馈赠。 质朴的火山人家,将这种古法美食传承下来,让在繁华里沉浮的人们,可以寻回一种食物的原始味道。 孙长文摄千百年来,石山镇的豆农们,没有被时代挟裹而急功近利,依然坚持传统农耕种法: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人工除草。

这些方法看似落后,却是保护土壤,更是做好黑豆品控的关键。 孙长文摄他们也不奢侈更多,黑豆一年一季,农历三月,耕地翻新;四月播种,自然生长;抓虫拔草,等待收获。

孙长文摄我们曾到田间地头,记录豆农们丰收的喜悦。 中秋前后,火山岩上的黑豆熟了。 长长的茎杆,有的长得比人还高,叶子掉光,只剩下豆荚挂在枝头。

通常情况下,豆农们将茎秆连根拔起,或者,用镰刀收割。

有的人用三轮车载满满一车,有的人用摩托车拉上几捆,也有人紧靠一根木棍,挑着两捆踏着火山石路面,悠然回家。

孙长文摄收割后的黑豆,摊放在院落,强烈的日光,把豆荚晒爆,有的黑豆蹦了出来,但有的依然依偎在荚里,不愿意出来。

孙长文摄这个时候,豆农也不慌不忙,仍保留手工脱粒的传统,在地上支起一块木板,拿起豆杆,用力拍打脱粒,像打稻谷一样,摔打几下,才放心将豆杆放在一边。

孙长文摄这种原始的脱粒方式,使得石山黑豆带有一层薄薄的火山灰。

然后,用簸箕,将豆荚壳和黑豆分离,在阳光下晾晒个两、三天,待水分晒干,收集成袋,装入每家每户都有的大缸中。

将黑豆装进大缸,才能蕴意这丰收的一年。 孙长文摄石山黑豆,以让火山石上的村庄焕发生机,孕育美丽,唤回游子。 三卿村村长王杰,常在朋友圈给石山黑豆“代言”:石山黑豆,给你带来不一样的生活。 年轻的他曾在外企工作,前几年放弃高薪回到老家,踏踏实实地做起了农民,种植黑豆,推销黑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