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国外学生怎么过“毕业低潮期”

国外学生怎么过“毕业低潮期”

    本报特约记者丁雨晴易昭康  毕业并不仅限于将学位帽抛向空中(如图)、卷起毕业证书并收拾好宿舍中的行囊。 如今,毕业生的世界已发生巨大的变化:急剧上升的住房租金、生活成本以及一个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 在不少人看来,毕业即失业正成为趋势。 因此,在完成从学业到就业的转变中,如何度过毕业低潮期变得尤为关键。

  据英国《卫报》5月24日报道,毕业低潮期正让不少国家的青年陷入困扰,在这个阶段他们没有导师再来指导他们的学业,也没有家长来帮助他们就业。 对于中国学生来说,毕业低潮期也同样存在。 并不是所有学生都能幸运的在毕业前就找好工作,对于尚未找到工作的学生来说,在毕业后不知该去往何处的一段时期将非常煎熬。 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三年后,马先生表示,自己曾在毕业后迷茫过,那时的自己对找工作和未来的人生还缺乏心理准备。   对经历过的人来说,毕业低潮期或许会让毕业生们感到恐惧,不过在克里斯·欧文眼中,毕业低潮期也是难得的思考人生的好时机。 他在给《卫报》撰写的文章中写道,当我在今年1月完成硕士学位学业时,我曾感觉多年来首次能置身事外地思考一番。 我想做什么?我想到哪里去?对许多毕业生来说,这是在其人生中首次真正地坐在驾驶座上掌握自己的生活。

这段时间让我明白了许多读书时无法明白的道理。

  在欧文看来,毕业低潮期已成为一种普遍经历,绝大部分毕业生都在这段时期内回到童年时代的卧室,在各大招聘网站中寻找未来工作。 虽然,现在找工作的途径更多了,但许多毕业生却发现自己只能在严重屈才的地方找到工作。 这样的境遇谁都有可能会遇到,希望以下国外毕业生的建议能够给最近毕业的同学一些参考。   面子并非一切在毕业招聘会上求职者最常听到两种声音:别太挑剔和赶快投简历。 但在不少英国学生眼中,找到一家公司与自己的价值观和工作风格相符更为重要。   在一家公关机构任职的英国女孩苏菲·克拉克表示,她在就职后便发现该机构专门为不道德的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粉饰形象。 我的职业顾问曾多次告诉我,目前的工作对我这样教育背景的人来说是能找到的最体面、收入最高的工作。

然而这完全违背我个人的原则,我很快便在家人和朋友的反对声中提出了辞职。

在克拉克看来,找到体面的工作或许能给自己带来心理慰藉以及让家人感到有面子,但在做出决定前,还需要确认这是否符合你的初心。 我几乎从未听说过任何迫不及待从事超有面子工作的人过得很开心,其实那并非他们想要的那种工作。   回家并不意味着倒退对许多在大城市的毕业生来说,回到家就好像倒退一步回到从前,但若换个角度看,这也是一次与大学前的生活重新联系的机会。 22岁的化学专业学生乔·辛普森毕业后就从伦敦回到郊区的家。

或许再次回到家中、再度与家人和儿时的伙伴融合,会带来重新思考人生的机会。 在辛普森看来,重拾纽带的自己更能找准人生的定位,也将更快度过毕业低潮期。

  谨防冒充者综合征心理学专业毕业生拉姆塞表示,冒充者综合征又称自我否定倾向,不少毕业生在找工作时会存在焦虑感,在申请职位时会过度担忧自己的能力和学历都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这样的症状容易使毕业生变得更加不自信,这也会增加在雇主那里吃到闭门羹的几率。

  在拉姆塞看来,克服这种症状并不困难,毕业生只需在申请时诚恳地与招聘人员谈论自己的能力是否能胜任即可。

与企业进行坦率的沟通对毕业生非常关键,一方面是对自己能力的认知,另一方面也是对用人单位的考察。

  不要将自已与任何人比较或许正是一份在外界看来不符合你学历背景的工作恰恰是你所需要的。

在欧文看来,大学以一种方式让你感到谦卑,因为在里面你意识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总是有人比你更聪明、更敏捷和更快。

但充实感只会来自你的内心深处,与他人的比较不会有任何帮助。 在应对毕业低潮期的时候,毕业生应学会放自己一马,当周围同学都在攀比到手的工作邀约时,不妨到那些期望值没那么高的地方找工作。 尽管这看上去更加迂回,但它终将通往你想要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