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待我有罪时 > 第98章
    看着谢棠茂被带离讯问室,尤明许抄手靠在椅子里,仰头闭眼。

    “这人看着唯唯诺诺的,胆子很小,急于撇清关系。”她低喃道,“反正是一问三不知。”

    “这也许是他惯于表现出的一面。”殷逢说,“你看他说了很多,每句话都是冠冕堂皇言之无物,绝不涉及任何实质。说不定他很聪明,只是认为这样的一副姿态,能够让他操控所有人。”

    尤明许看他一眼,又扫了眼墙上的时钟。樊佳已经失踪3小时了。

    她握紧拳头。

    在这次被带回来的分金宝公司管理人员中,财务总监张薇无疑是特别的。本身就极美,且有风情。然而面对警方的提问,她也是态度最强硬的。

    无论警方问什么,软硬兼施,她都保持沉默。偶尔喝口水,捋捋头,漠不关心地望着一旁。

    等警方没辙了,她才笑笑,嗓音温婉得很:“请问我们公司的律师到了吗?警方钓鱼执法,无缘无故把我们带回来,还是刑侦大队。即便我们公司有什么不妥,也应该是经侦来管吧?你们这么做是符合规定的?公民还有没有人权了?什么时候放人?不然我们只能上网帖申诉了。”

    ……

    其余被带回来的一众人等,要么是公司员工,要么是打手混混,有的一问三不知,有的只知道当时让抓个女孩回来,也不清楚内情。

    没多久,当时尤明许从周荣峰办公室抢下来那台电脑,技术人员的分析结果也出来了。硬盘被毁,且是彻底利用病毒程序毁掉,短时间内没有技术可以恢复。

    与此同时,警方临时从连环凶杀专案组抽调大批警力,在分金宝公司附近,搜寻樊佳的下落。然而那片区域人口极为密集,房屋混乱,暂时没有找到任何她的踪迹。

    天渐渐亮了。

    老谭下令:“催!继续催!让省厅快点把指纹结果给出来!一定要赶在放人之前!妈的,你们不催不哭,他们案子那么多,怎么会重视?尤明许,打电话给老丁,他不是你大师父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快去哭诉!”

    时间一点点推移,分金宝公司的那些人,被扣在警局,却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尤明许许梦山等人,已投入大部队,地毯搜索寻找樊佳。

    日头斜沉。

    离必须放人的时间,就要到了。

    许梦山早跑得没影,不知道钻到哪个街角去找人了。尤明许带着殷逢,从一家店铺走出来,一无所获。

    心急如焚,焦头烂额,莫过如是。

    算起来,两人已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尤明许饿过了,现在只觉得胃里泛酸,也不觉得饿了。正要继续往前冲,殷逢一把拉住她的手。

    路旁,是小吃店,坐了一两桌客人,阵阵香味传来。殷逢说:“阿许,我真的很饿。”

    尤明许这才注意到,从来神清气爽干干净净的尤英俊,此时也有了黑眼圈,有点憔悴。

    “吃吧。”她跟着他坐下。两人随意点了些吃的,东西一端上来,尤明许才感觉饥肠辘辘,埋头就扒。

    没多久,一瓶水放在她跟前,是殷逢买来的。她说:“谢谢。”这也才觉得渴极,拧开喝了一大口。

    殷逢看着她一脸冷倔,疲惫中还带着几分麻木,心中就跟被人打了一记闷棍似的难受。

    很快尤明许就吃完了,殷逢到底是个男人,跟着她练了这么久,度也出来了,快扒完,一口气灌了半瓶水。尤明许看着他的模样,倒是笑了。

    殷逢瞧见了,问:“你笑什么?”

    尤明许说:“笑你现在和我们刑警一样粗糙皮实了。”

    他低头笑笑,到恢复了几分小白花的单纯模样,又问她:“那是更好了吗?”

    她静了一瞬,“嗯”。

    他抬起头,在暮色中,望着她的眼睛。尤明许陡然就想起之前的那个吻,面对失控的他,他就跟头小豹似的,冲上来就强吻。吻疼了她的心,也惊醒了她的理智。她静默片刻,起身说:“走吧。”

    他也跟着她站起来,两人走了几步,他忽然伸手,很轻地放在她肩上,脸也靠近,轻声问:“累吗阿许?”

    尤明许感觉到整个后背都轻颤了一下,尤其是他放着手的那边肩膀,忽然沉了很多。她看着前方,说:“不累。”

    他说:“那就好。”男人的气息,就在她脸颊旁。两人这么走了一会儿,他的手无声无息放下去。

    天终于黑了。

    这也意味着,警局已经放人了。

    尤明许和殷逢,依然一无所获。其他小组也没有好消息传来。

    站在寂静漆黑的巷子里,不远处还有行人车辆经过,尤明许的心却彻底陷入更深的暗夜里。她同时也现,自己想要和身边这人,交流案情想法,寻求他的意见的冲动,越来越多。

    于是她说:“你觉得会是谁?人是在他们公司里不见的,前后不过半个多小时。肯定和他们这伙人脱不了关系。”

    她一有召唤,殷逢自然使尽全身解数,答道:“周荣峰还在医院,但他在办公室里就一口咬定是樊佳打伤了自己,然后跑掉。一个心狠果断,一个缜密狡猾,一个故意示弱,还有两个,滴水不漏。理论上谁都有可能,在樊佳落单后,把她藏起来,或者带走。甚至包括受伤的周荣峰。”

    “那你觉得,当时周荣峰想对樊佳做的事,其他人知不知情?”尤明许又问。

    殷逢眸光清亮:“我觉得……他们都知道。”

    “可是樊佳的失踪,却不是合谋。因为我们突然闯进去时,那些人还在大张旗鼓找她。也就是说,有一个人,瞒着其他人……”

    殷逢接口道:“……独占了樊佳。”

    尤明许心头阵阵凉意窜起,虽然不愿,还是咨询这犯罪心理学专家:“你觉得……樊佳会有事吗?”

    殷逢看着她的眼睛,到了嘴边那句干脆的“凶多吉少”,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伸手,按住了她的后脑。这样她半个人其实都在他臂弯里。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她做这样的举动,尤明许没动,他认真地说:“群狼中藏着一条剧毒的蛇。可是天空飞翔的两只鹰,一定会把它们抓出来,不死不休。”

    尤明许沉默片刻,失笑。见她笑,他也笑。只是他的五指,无师自通地在她长里,轻轻揉捏着。尤明许只感觉到他的手指带着隐约力道,揉得微痒,揉得她从脑袋到脖子,都微微颤。心想他竟然真的可以,一个少年般的男人,真的可以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对待她。

    这一刻的寂静,两人竟都觉得没有办法中止或者打破。直至尤明许的手机响起,她偏头离开他的手,接起。

    韩烽在那头沉声说:“小尤,第一批指纹对比结果出来了。”
王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