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随身空间在六零年代 > 第283章 要命
    两人回到家,顾行谨就赶紧把她身上的雪花都用干毛巾擦了,给她倒了杯热开水,才扫落自己肩膀上的雪花,顺便把王志强女儿身体的事和她说了,还把信也拿出来给她看。

    唐宝看完信,琢磨了一下才开口:“没看到人,我也不好说,按着他信上写的,我也不能确定,最好是能亲自见到人把脉后,我才知道该怎么调养。”

    “那行,那我明儿就给他回信,让他带孩子过来看病。”

    顾行谨说完,又打量着小口喝热开水的老婆,见她确实没什么不开心的模样,这才开口问:“要不要和爸妈说一声遇见他们的事情?”

    唐宝点了点头:“我明儿把钱给沈哥他们汇过去,顺便给家里发一封电报。”

    部队上的电话都是有特殊的监听系统的,唐宝觉得自己还是发电报更好。

    他还真不知道唐宝手里现在有多少钱,关切的问:“那行,要不我去借点,多给他们汇点过去?”

    现在谁负担都大,很少有宽裕的,而且唐宝也不想他为钱的事欠了人家的人情,摇了摇头:“不用,我先汇伍佰元过去就行。”

    他们这回寄来的药材虽然很不错,不过第一回也不敢多寄,唐宝按着粗粗的估算了一下,应该在贰佰元左右,另外的几百元钱是自己让沈大收购一批药材,直接替自己寄回家的。

    还有这些天自己卖野味也有肆拾元左右的钱,自己也一道寄去。

    要是那边的量大,罗薇也早就说过部队上食堂也可以收购,她在心里转了转,也不知道沈大会不会有野心,要不他在那边搞收购,倒是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

    两人简单的梳洗后就上床准备睡觉。

    顾行谨今晚上心里担心她,倒是难得的安分,把她搂在自己温暖的怀里,低声道:“老婆,我以后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

    “嗯!”唐宝也在想朱修延运道确实不错,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埋在他的胸口闷笑:“……”

    顾行谨习惯了只穿着条裤衩子睡,这样被窝里暖和的快,此时很清晰的感觉到她在自己胸口的呼吸不对,还以为她埋在自己胸口哭,赶紧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乖啊,别难受了,我知道你今儿受委屈了啊……”

    唐宝毫不客气的咬了他一口,笑着道:“我至于为了他们难受吗?我和他又不熟,只是担心我妈知道后心情不好而已。”

    “那就好,”顾行谨温声道:“要不我明儿去请人打听一下他们的事情,也好知己知彼,免得爸妈他们没个防备?”

    唐宝点了点头:“那也行,他们原来是山东那边的……”

    苏奶奶的事情在唐家并不是秘密,苏素提起他的时候也是埋怨的多,哪怕苏老娘自己说她早就算到自己命不长久,苏素也总觉的是因为自家阿爹的背叛。

    特别是苏老娘在临死前还提醒女儿这十年之内不能离开陈联大队,那是她用尽所能算出来的福地,也是唯一的生机之路。

    苏素很听自家老娘的话,按着她的吩咐埋葬了她,又和唐明远带着女儿融入陈联大队,果然发现有人借着买药的机会来了几趟……

    顾行谨把她搂在怀里听着她说着往事,一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背,直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传来,这才闭上眼睛琢磨自己有没有认识的战友在山东的,或许自己可以给贺知寒打个电话,毕竟医院里的和药材商之间关系密切点……

    第二天一早,唐宝是被生理反应给憋醒来的,见顾行谨已经不在,鼓了鼓嘴才起床。

    梳洗后就来到厨房,昨儿就在煤球炉上熬得粥,她连着锅端起来后,又从空间里拿了几根骨头出来放到砂锅里后,端到煤球炉上慢慢炖,自己小口小口的喝着粥,顺便透过窗户看外面的雪景。

    雪还在飘飘扬扬的下,天地间触目所及已经都是一片雪白,从二楼看去,营地里大操场上还有无数军绿色的军人在跑步,倒是给白雪增添了一分颜色。

    厨房里因为煤球炉不灭,窗户都是没关严实的,寒风吹进来确实有点冷,唐宝赶紧离开厨房,顺便关上厨房门,自己吃了早饭后,就去厨房切了个萝卜放进砂锅里的,这才离开家去邮电局汇钱打电报。

    而在唐宝离开家门后,一个带着**帽,穿着军大衣的男人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就掏出一根铁丝在锁洞里掏了掏,就很快进了唐宝他们的家,在里面看了看后,去了厨房,看见还在煤球炉上的砂锅,上前揭开一看,眼睛一亮,把兜里的一小瓶东西倒进去,确定自己没有留下蛛丝马迹,这才悄悄的离开。

    而此时,楼下被派来打听消息的周海波看着几个孩子兴奋的嗷嗷叫的打雪仗,俊秀的脸上有点纠结,琢磨着自己见到唐宝说什么好。

    无意中抬头看着有男人从唐宝家走出来,很快就下楼,低着头脚步匆匆的从自己的面前离开,倒是有点疑惑的看了看他的背影,自己才慢慢的上楼去敲门。

    可是他陆陆续续的敲了十几下门,也没有人来开门,倒是不远处的房间里有军嫂拎着桶出来,看见他在敲门笑了笑:“唐医生不在家呢,先前我碰见她去外面了,说是去邮局,你要是有事寻她,就去我家呆着等一会。”

    现在的人大都热情,这路上遇到了也会寒暄几句,问个好。

    周海波听她这样一说,才觉得事情不大对,倒是不敢离开了,笑了笑,很有礼貌的道:“谢谢婶婶,我先去玩会雪。”

    军嫂闻言善意的笑了笑,自己就拎着水桶下楼了,现在的小孩子都是放养着的,喜欢玩雪也很正常。

    ……

    唐宝从邮电局出来后,已经是九点钟了,就去了医院,照例给赵琪琪针灸。

    出乎意料的是昨夜那个姑娘一脸笑容的在病房里和赵琪琪聊天,看见唐宝进来后,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拿了个苹果开始削皮。

    赵琪琪似乎还不知道两家之间的关系,对着唐宝笑得很献媚,不住的夸她气色好,不停的没话找话。

    “别分散我的注意力,”可是唐宝不想听她多嘴,一脸严肃的道:“现在起不准说话。”

    赵琪琪蜡黄的脸上瞬间泛起一丝怒意,却很快的消失,开始托了外套,露出里面的背心方便她扎针。

    唐宝主要是懒得拎着药箱来来回回,干脆从口袋里掏出针灸的布包,用银针给她行针的时候,见那个女人的眼神就落在自己的手上了。

    她就像没感觉似的,行云流水的给她行针后,因为要等二三十分钟,干脆坐在另外的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一把松子慢慢的磕了起来。

    入乡随俗,现在的衣服裤子大都有连个大口袋。

    她以前也觉得口袋里装着东西后鼓鼓的很难看,可是现在拎着个袋子出来才让大家觉得另类呢。

    而且她还可以借着自己鼓鼓的口袋,从空间里面偷渡东西出来,现在已经习惯在口袋里塞只手套帕子什么的,鼓点就鼓点吧。

    唐宝心想,估摸着赵家和朱家是要联手了,或者现在朱家已经研究过自己开的药方,现在还想知道自己的行针……

    她虽然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脸上倒是丝毫不露声色,悠闲的吃了一把松子后,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才过去十多分钟,又掏出一把松子开始磕起来,眼角的余光看见对面的女人一脸嫌弃的模样,磕的更欢快了,觉得今儿的松子格外香。

    好久没联系她的小白这个时候出现了,那个兴奋的尖叫的聒噪劲:“唐宝,唐宝,那个女人身上有护身符,护身符上好浓的灵气,你一定要得手啊,我们只要有了那宝贝,我就能进阶了……”

    唐宝磕松子的动作顿了顿,用意念问小白:“非要不可吗?”

    “你自己答应我,要给我寻找好东西的,我现在就需要她身上的护身符。”小白现在也知道适时地服软对唐宝很管用:“我求求你了,我现在这么弱,别说保护你了,离开空间连自保之力都没有,我好想出去陪你都不敢出去……”

    唐宝听了都觉得自己太不关心小白了,赶紧保证:“行,反正她和我也不对付,我们想个好法子再动手,免得被查出来是我们动的手!”

    小白这才满意起来,不闹唐宝,自己也去啃松子。

    唐宝收了银针后,自己也抬着下巴,一脸傲娇的离开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嘀嘀咕咕的声音。

    她扯起嘴角笑了笑:就是想你们看不惯我,这样也好撕破脸皮,免得我看见你们就忍不住想做点什么。

    几个医生护士看见她,倒是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她一打听杨医生在手术室,也就没有多留,而是先回家了。

    外面的雪还在下,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

    她今儿穿的是里面塑料套鞋,踩在雪地上倒是不怕雪水渗漏进去,可是哪怕垫着厚厚的鞋垫,也觉得自己的脚都快冻成冰块了。

    她干脆小跑起来,回到楼下,就看见几个小孩子在打雪仗,那兴奋和闹腾劲,完全是不觉得冷。

    家家户户已经在做午饭,现在很少有人炒菜,都是一锅炖。

    唐宝闻到辣味,也觉的自己的肚子饿了,想着赶紧回家喝碗骨头汤,身子就被一个雪球砸中。

    无辜中弹,她也不生气,只是下意识的回身一看,就看见周海波白净的小脸和小手冻得通红的朝自己跑来,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你怎么还不回家吃午饭?”唐宝说完觉得自己好像应该客气一下:“要不去我家喝碗汤暖暖肚子?”

    “好!”周海波一口应下,笑着的时候,桃花眼瞬间明亮动人起来,倒是让唐宝都有点羡慕:要是自己以后的孩子有这样的桃花眼就好了。

    不过自己是杏眼,他是凤眼,想要以后的孩子有桃花眼有点难。

    她带着他打开房门进屋,先往客厅的里还没熄灭的炭盆里放了两勺炭,就听到周海波把他看到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唐宝的脸色也凝重起来,自己去房间里转了一圈。

    其实房间里倒是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她就是怕多出什么东西。

    家里不大,她很快就检查了一遍,看着什么也没多,好像什么也没少。

    她一时间也琢磨不透来的人想干什么?

    还是自己有什么地方没注意?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周海波以为是顾行谨回来了,眼睛一亮,有点激动的去开门。

    周玉珍从外面进来,还跺了跺脚,把鞋子上的雪花弄掉,瞪着弟弟不客气的开口:“让你出来做什么的?都到饭点了还不回去,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又吸了吸鼻子:“好香啊,嫂子煮了啥好吃的?”

    唐宝还在客厅里转圈圈,抬头看着她的一脸馋样:“你们都去喝碗汤暖暖肚子。”

    “哎!”
王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