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黑色重生:宠妻日常 > 第146章 撩拔一更
    “哥,周末再安排吧。”

    沈素说道,“周末两个孩子不用上学,我带着他们去。”

    让别人知道她是生了孩子的人,还是私生子。

    让别人知难而退。

    当然,如果别人是真心的,她带着两个孩子去,也可以看出对方对孩子的态度。

    沈贺笑道:“你这是答应了?”

    只要妹妹肯配合,不气死刀爷才怪呢。

    周末也好呀,周末,大家都不上班,他通知刀爷去围观妹妹相亲,那戏绝对精彩。

    沈素抬眼看了哥哥一眼,“哥哥是想替我出气,我配合一下也是应该的。”

    好过哥哥老是动手揍刀爷。

    说实话的,看到刀爷每次被哥哥揍得脸青鼻子肿的,沈素还真是心疼。

    “素素,哥哥帮你出气是一回事,哥哥也真的希望你再好好地挑挑,不要在姓刀的那棵树上吊死。就算你们有两个孩子,那又怎样?难道你嫁给了别人,他就不认两个儿子了吗?”

    沈素不说话。

    沈贺见妹妹不说话,知道自己的劝说妹妹是没有听进去的。

    他也就不再说,这样的话他也说得够多了。

    妹妹现在已经是个很有主见,亦很坚强的女人了,她的人生,她作主,就算他是她哥哥,也没有办法帮她作主。

    罢了,多拿姓刀的出出气便是,反正有他给妹妹当靠山,谅姓刀的也不敢再欺负他妹妹。

    ……

    夜幕降临。

    接陆寒出院的众人,相继告辞回家了。

    蓝若是最后一个要走的人。

    陆寒舍不得她走,但两个人还没有结婚,蓝若很坚持,未结婚,都不会在他家里留宿,更不会和他发生关系。

    陆寒虽然很想吃肉,知道上辈子在她心里留有阴影,他是真的爱她,就要尊重她,故而,他也不会要求她现在就把身子交给他。

    他就是舍不得她走。

    陆寒亲自送着蓝若出门。

    蓝永安父子三人都是识趣的,不会当电灯泡,他们父子三人吃饱喝足后,早就先一步离开。

    陆太太更识趣,早就上楼去了,但她又想看儿子和未来儿媳妇恩爱的样子,便又躲在阳台上偷偷地看着。

    杨萌萌还没有回家,被陆太太也拉上了楼,姑侄俩在阳台上看得津津有味的。

    蓝若压根儿不知道陆太太姑侄俩会躲在阳台上偷看,出了主屋,她便对陆寒说道:“陆寒,你别再送我了,回去休息吧。”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的,他这样相送,难受的是他。

    陆寒停下来,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落到蓝若的唇上,她的唇瓣红滟诱人亦柔软。

    随着陆寒的手指落下,蓝若也不说话了,漂亮的大眼睛看着陆寒,渐渐生出情愫,情愫一生,脸上的神色都柔了好几分。

    阳台上的那对姑侄很兴奋,杨萌萌扯着姑姑的手,兴奋地叫着:“姑姑,是要亲上了吗?”

    陆太太立即轻拍了一下小姑娘,低声斥着:“你小点声,你表哥的耳朵尖着呢,小心被他听见了。”末了,她又说侄女,“你一个小姑娘,说什么亲不亲的,赶紧把眼睛捂上,免得生针眼。”

    她自己却死盯着看,生怕错过最精彩的画面。

    她的宝贝儿子有了最心爱的女人,这个女孩子,她也很喜欢,陆太太是巴不得儿子明天就把这个儿媳妇娶进门的。

    杨萌萌也压低了声音,“姑姑,我都二十二啦,不是小姑娘,我都懂的,就是没有亲身上阵经历而已。”

    音落,又挨了她家姑姑一巴掌,虽然拍得不大力,杨萌萌也无辜地看着她家姑姑。

    “女孩子要懂得爱护自己,不要偷吃禁果,那种事总是女孩子吃亏的。”

    杨萌萌红着脸:“姑姑,我男朋友都还没有呢,想偷吃禁果都不知道去哪里偷吃呢。”

    陆太太瞪她。

    杨萌萌俏皮地吐吐舌头,赶紧说:“姑姑,看戏,看戏哈。”

    陆太太小声应着:“我看着呢。哎呀,没有亲上,你表哥怎么回事,都在撩人家了,居然没有亲上去,我看着都着急,恨不得帮他亲上去。”

    杨萌萌:姑姑,你确定你要亲上去吗?

    那还不得把蓝若姐吓死。

    “若若。”陆寒修长的手指也就是摩挲着蓝若的唇,挑逗着她,但他并没有亲过去,他的眼睛就像带电一样,蓝若被他看着都被电到了,电得四肢酥软,她有点难耐地舔了舔唇。

    温热的舌便舔到了陆寒的手指。

    陆寒颤了颤。

    蓝若便知道她反撩到他了。

    谁叫他摸呀摸呀,又不说下去,又不做下去。

    “若若,以后叫我阿寒。”陆寒低柔地说道,“我喜欢你叫我阿寒。我也说过,除了我的亲人,就只有你可以叫我阿寒,以后,你也会成为我的家人。”

    “来,若若,叫声阿寒给我听听。”

    从她红滟滟的唇瓣里吐出“阿寒”两个字,会是何等的销魂?

    陆寒等着听听那销魂的声音。

    蓝若张嘴咬了一下他越发邪肆的手指,咬得他生痛,不得不缩回了手。

    “阿寒。”蓝若看着他,落落大方地叫了他一声阿寒,不娇不嗔不嗲的,达不到销魂的境界。

    “再叫两声,声音娇一点,我喜欢听。”陆寒心满意足但又得寸进尺。

    蓝若失笑,“行了,你进去休息吧,我回家了。”

    说着,她扭身就要走。

    阳台上的那对姑侄着急得很,杨萌萌低低地叫着:“表哥,你怎么能就让蓝若姐这样走了呢,怎么都要啃上几口呀。”

    音落,又挨了她家姑姑一巴掌拍。

    陆太太看到儿子拉住了蓝若的手,嘴上还不忘骂着侄女儿:“什么啃,你当你哥啃骨头呢,好好的气氛被你这样一说,都会不美好了。”

    她这个侄女儿会不会对感情少根筋?

    “姑姑,人家那是委婉的说法,哪好直接说亲呀亲的,你又得说我小姑娘生针眼了。”

    陆太太:“……看着。”

    陆寒拉着蓝若,笑着提醒她:“若若,你没有车,你爸他们都把车子开走了。”

    未来岳父和小舅子都有眼色呀,把两辆车都开走,若若就没有车了,正好给他机会送若若回家。

    陆寒在心里感激着自己的岳父和小舅子。

    比刀爷好多了,刀爷的大舅哥那是难啃的硬骨头,还不知道要怎么拖刀爷的后腿呢,哪像他的小舅子们是神助功。

    蓝若这才发现父亲和弟弟把车子都开走了,在心里腹诽一句:当初是谁不喜欢陆寒来着?

    现在一个两个都站在陆寒的这一边了。

    嘴上,她说道:“没事,我到外面去坐计程车,你赶紧回去休息,别以为你现在就好了哈,医生说你还需要休养的,不能多思,不能累着。今天你也累了,陪着大家聊了那么长时间,赶紧回去休息。”

    她还把他往屋里推。

    陆寒不动,他不想走的时候,她那点力气根本就推不动他。

    “若若,我送你回去,我们家外面不好拦计程车的。”安静嘛。

    他们陆家人出入都有豪车代步,连保安们出入都会有专用的车子给他们使用,计程车在这里赚不到钱,没生意呀。

    “我没事,我好得很,不累的,我先送你回家,回来后再休息。”陆寒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往他的车库走去。

    这是打算亲自开车送蓝若回家了,连展林等人都不需要带了吗?

    陆寒的车库里有很多豪车。

    蓝若进去后看得眼花缭乱,很多豪车都是她没有见他开过的。

    陆寒看看她,笑道:“有喜欢的吗?我送你。这些车除了我经常坐的那辆,其他的我都很少开,算得上还是新车的。或者,你说你喜欢哪款,我直接送你新车。”

    他有的是钱,平时没有恋爱,自然也不会花钱送礼物给谁谁,现在有了若若,他的钱总算有个好去处啦。

    花在蓝若身上,花得再多,陆寒觉得都是值得的。

    上辈子,就算他圈养了蓝若,但在物质生活上,他给予蓝若的都是最好的。

    “不必,我也不缺好车。”

    蓝家的车库也有好几辆好车的。

    陆寒笑:“你家的是你家的,我送你的是我送你的。你现在不要也没事,等咱们结婚的时候,我送你一打的豪车给你当聘礼。”

    到时候他会给她一场盛大能轰动全城的婚礼,保证会让她成为最让人羡慕的美丽新娘。

    仅是想象着那幸福的画面,陆寒就心急了,心急地想娶她进门。

    “我才二十三岁,我爸还想再留我几年呢,结婚的事,先不急。”蓝若哪有不知道他心急,她就是喜欢逗逗他。

    陆寒一听,俊脸便垮了下来,不过他的动作却没有落下,拉着蓝若来到一辆豪车前,他开了车锁,再绅士般帮蓝若拉开了车门,请蓝若上车。

    等他上车后,他就把蓝若的身子揽过来,迫不及待地亲上她的潋滟红唇。

    他早就想亲她的了。

    无奈刚才在屋门口有两个人偷看呢,他撩拔着蓝若,偏又没有亲上,就是不想让那对姑侄看。

    蓝若闭上了眼睛,先是由着他霸道地吻着她,在他的一再挑逗下,她抵挡不住,也就搂住了他的脖子,先是试探地回应他。

    得到她的回应,陆寒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亲吻得更加的疯狂。

    蓝若一下子也被带动了,热情地回应他。

    激烈的一吻后,蓝若轻推开他,微喘着气看他,那迷离的眼神看在陆寒的眼里,如同大块的磁铁,吸得他都移不开眼睛,他觉得小腹处窜起来的火太猛了,他差点把持不住。

    把她的头按压回怀里,他不看她现在的样子,还能忍耐住。

    花了几分钟的时间,陆寒才平复自己的那把火,这才放开蓝若。

    蓝若离开他的怀抱,坐正了身子,不敢看他,而是去拉安全带,自己系上了安全带。

    “若若。”

    陆寒凑过来轻轻地叫着她。

    蓝若连忙推开他,说道:“你坐好,开车,送我回家,别再贴过来了。”免得亲着亲着就擦枪走火。

    这家伙的挑逗能力是一流的。

    她根本就抵挡不住。

    再让他贴过来,蓝若都怕自己扑倒他扑得快。

    陆寒低低地笑,爱极了她娇羞又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

    他伸手帮蓝若梳理了头发,宠溺地说道:“我又不想做什么,就是看你的头发有点乱了,帮你梳理梳理。”

    说是这样说,帮她梳理完头发,他还不是把她勾过来,又在她的唇上亲了亲,这才满足地放开她。

    蓝若嗔着他:“简直就如同一头饿狼。”

    吻得太霸道,也急切。

    陆寒一边自顾自地系上安全带,一边低低地笑:“刚才在屋门口,我要是亲了你,你以后知道的话,肯定会觉得没脸见人的。”

    蓝若不解。

    陆寒把车子开动,说道:“等会儿你往楼上看就知道了,某个房间的阳台上可是有两个偷窥狂呢。”

    蓝若:……

    谁敢偷窥?还是躲在楼上。

    呃。

    蓝若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陆太太和杨萌萌两个并没有出屋,仅是上楼避开了。

    难道是姑侄俩在偷看?

    想到陆寒刚才挑逗她的样子,被未来的婆婆看个正着,蓝若的脸又红了,怪着陆寒:“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陆寒笑,“没事,咱们恩爱了,我妈只会开心,她老人家早就想我娶妻的了。”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貌似是听到表妹的叫声。

    等他送蓝若回家后,他再回来“收拾”那个不怕死的表妹。

    那么多的表弟妹,就数杨萌萌最不怕他的了。

    以前就敢当面嫌弃他天天板着棺材脸,没有女人喜欢,直接无视那些围绕在他身边打转的苍蝇。

    也就是自家表妹,陆寒才容忍着,换成其他人敢那样说他,他不把她的舌头割下来才怪呢。

    蓝若还是觉得丢人,还好,她刚才没有亲他。

    否则让准婆婆看到了,她以后见到准婆婆还真觉得不好意思呢。

    也怪这个家伙,故意挑逗她。

    从车库出来,蓝若偷偷地瞄向某处阳台,还真的看到两颗头颅正在往外探看,见到陆寒开车出来的,两颗黑脑袋赶紧缩了回去。

    蓝若:……

    而杨萌萌还在小声地问陆太太:“姑姑,我表哥带蓝若姐进车库,磨蹭了那么长时间,你说他们会不会躲在车库里互啃呀?”

    陆太太又一巴掌拍向侄女,当然每次的力道都很轻的。

    “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

    她老人家的话里同样有遗憾,进了车库,她也看不到呀。

    杨萌萌被拍了也不生气,她说:“姑姑,我们偷偷地安装多几个监控,就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偷看啦。”

    陆太太瞪她。
王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