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反派毒妃逆袭攻略 > 第180章 先皇遗诏
    大殿气氛微妙而严峻,当皇宫中的龙头杖被拿来的时候,大殿中的气氛瞬间达到剑拔弩张的程度。

    皇帝到底是皇帝,在没有辨认真伪之前,强硬的没有给萧汉虎手中的龙头杖下跪,他是帝王,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他这一跪的。

    萧汉虎看向秦柔桑,道:“长孙媳妇,你将皇宫的龙头杖拿起来。用力折断龙头杖。”

    秦柔桑放下心中所有的疑惑,按照萧汉虎的话去做了。

    但大殿之中却立刻有人呵斥秦柔桑:“放肆!萧汉虎你要干什么?你说你的是真的,我们因为先皇而不敢不敬,但你要将皇宫中的龙头杖折断,且不说能不能折断,就是你这个行为都是对先皇的大不敬!若是真的让你折断了,那你手中的那根龙头杖,是不是真的都要被说成是真的了,你这样岂不是戏耍我们,让我们无路可走?”

    “对,不能毁掉皇宫中的龙头杖。这两根龙头杖哪个是真的,自有人能够分辨,当年制造龙头杖的匠人或后裔,当年伺候过先皇的人,还有当年一直保养照顾龙头杖的人,都可以来鉴定真伪,不用你这种鲁莽的做法。”有人又站出来道。

    皇帝满目嘲讽的看着萧汉虎,不过是一个老匹夫,哪怕拿着的是真的龙头杖又怎么样?他当了二十多年的皇帝,是真的白做的吗?就没有几个心腹吗?

    萧汉虎面对指责毫不惧怕,冷声道:“愚昧无知的人,老夫难道不知道损坏龙头杖是重罪?老夫敢这么做,自然就有这么做的底气。请什么人来鉴定?老夫自己就能。当年先皇让老臣来,就是交代假龙头杖。长孙媳妇,折断它!”

    秦柔桑不再给那群大臣废话的时间,闻言立刻一个用力,那么粗壮的龙头杖身应声而断,断口整齐光滑的令人目瞪口呆。然而更让人震惊的是,那龙头杖竟然是空心的!这一点就不对了。当年的龙头杖,谁都知道是用三百年的整棵沉香木制作而成,不惜耗材,就为完整,绝不可能是空心的!

    更何况那折断的龙头杖里还夹着东西,是一卷明黄色的卷轴,看到那卷轴掉出来,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圣旨。

    真假,已经不用多言,现实证明一切。

    萧汉虎看着皇帝风云骤变的脸色,冷哼一声,对秦柔桑道:“长孙媳妇,将先皇遗诏拿起来,你来宣读给皇上听。”

    秦柔桑也特别惊讶,这古代人可真是聪明啊,这样的手段都能想出来。弄个障眼法,但又暗藏玄机,让天下最尊贵的人捧着个夺命符还当成宝贝疙瘩一样,尽心的保管了二十几年,结果一招公布于众,便可能带来灾难。

    秦柔桑拿起遗诏,展开,上面明晃晃的三行字,一目了然,这一刻秦柔桑惊讶的都合不拢嘴了。

    大康先行皇帝康赫遗诏:后嗣承皇位者,逆天不良,废之。丧尽天良,斩之。行恶不善,劝勉之。多行不义,共诛之。启诏之日,群臣共协之,以萧公手中龙头杖为朕之剑峰,代朕行之,昏君佞臣,皆可斩,皆可杖。朕之龙头杖,许逍遥侯萧门忠勇正义之辈代代相传,后嗣子孙,不可违逆。

    秦柔桑看着这张遗诏,简直热血沸腾。对老爷子的敬仰却更加厚重。这哪里是尚方宝剑?这简直就是保命利器,只要有龙头杖在手,萧家别说这一代,只要萧家每一代里都有一位忠勇正义之人,这龙头杖就不可易主,只要大康不倒不灭,这龙头杖就会成为萧家万世昌盛的保障!

    可即便如此,即便有这样大杀气的老爷子,却丝毫没有乱用这逆天权利,而是一忍再忍,直到萧家都要被皇帝灭了,才请出来这举世大杀气,可见老爷子心胸之宽广,性情之高尚了。

    要知道,要不是被皇帝逼得满门都要灭尽了,老爷子还不可能拿出来这龙头杖呢,拿出来,那就是天皇老子来也不好使了,皇帝就半点颜面也没有了。

    皇帝一直做的就是踩萧家,往死里踩,哪里给萧家留过半点颜面?但老爷子却一直在维护皇帝的颜面,这是给仇敌伤害自己的机会。因为老爷子知道,这一招一旦现世,虽然可保护萧家,却也是将萧家放在烈火上烹了。

    这是一把双刃剑,对萧家有利有弊,但因为它是绝对辖制皇室甚至是皇帝的利刃,所以祂极其危险。

    随着秦柔桑掷地有声的将遗诏清晰的宣读出来,满朝众臣无不面无人色,惊骇欲绝。而皇帝更是双眼赤红,不可置信的咆哮道:“不!不可能!这么会有这样荒唐可笑的遗诏?”

    砰地一声!老爷子一杖打在了皇帝的小腿上,打得皇帝瞬间单膝跪地,刚要发怒,却见老爷子将那龙头杖重重地杵在了地上,杵在了皇帝面前,杵在了群臣面前,杵在了这大康的金銮殿上!

    也杵在了众人的灵魂上!

    “先皇有命,皇族后嗣若有伤天和,老臣可替先皇重责乘位人。你虽然是皇帝,但你竟然敢说先皇你父的遗诏荒唐可笑,这一下,你挨的不冤。”萧汉虎虎目瞪的溜圆,厉声道。

    皇帝还要咆哮,但萧汉虎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责问:“现在你还不给先皇行礼下跪吗?皇帝,你要想清楚,要听清楚遗诏的内容,群臣协助我,不仅可以废除昏君,还可以斩杀的!你要做一个昏君吗?”

    所有的怒气怨气就都卡在了皇帝的喉咙里。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从来没有!他是帝王啊!帝王富有天下,所有人都是他的奴仆,他才是那个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为的君王!可是竟然因为先皇一道该死的糊涂的遗诏,就落入这样难堪可恶的境地!

    不甘!怨恨!愤怒!杀人的心!几乎瞬间将他淹没,他死死的看着萧汉虎,但最终,他还是跪下行礼,他得屈服,因为这是先皇遗诏,但,不怕,很快,很快他就可以将萧家斩尽杀绝了!

    猖狂吧,萧汉虎,猖狂吧,萧家,猖狂吧,萧陌!马上就是你们下阴曹地府去哭的时候了,到时候就算是先皇的龙头杖也救不了你们!

    皇帝的头颅磕在地上,面朝地的脸上,露出了魔一般狰狞的笑意。
王者彩票